豬豬島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平天策>  第一千二十九章 北境之憂

平天策 第一千二十九章 北境之憂

    “我還有一個問題。”
      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看著地上潔凈的砂石,輕聲道:“按今日所見,南天三圣中除了皇太后之外,沈約和師尊都已經踏入了神惑,而神惑足以感應和調用域外的星辰元氣,為何無法察覺還在這個世間的靈氣?”
      “什么意思?”
      陳子云和吳姑織幾乎同時出聲。
      “靈荒已至,但天地靈氣從未真正從這個世界消失,只是上揚至連妙真境都無法感知的高空。”林意看著他們,認真道:“我只是不知,真正到了神惑境的修行者,能否感應到天地靈氣。”
      陳子云的目光劇烈的閃動了一下,只是這一剎那,他便明白了林意這幾句話的意思,“所以你之前那些鉛車運送的靈冰,其實并非來自于黨項的某條靈脈,而是從高空汲取天地靈氣而凝成?”
      林意點了點頭。
      “所以困惑你的問題,是沈約和何修行是根本不知道消失的天地靈氣的去處,還是他們實際已經知道了,只是保守了這個秘密?”吳姑織看著林意臉上的神色,然后不等林意回答,說道:“應該是他們也根本不知消失的天地靈氣的去處,否則何修行不會連他的真傳弟子都瞞著。”
      “我明白你的意思。”陳子云看著林意,說道:“能夠調用,并不意味著一名修行者的感知能夠覆蓋那么寬廣的距離。若是一名修行者的感知能夠到達域外,能夠遍布星空之中的星辰,那他的感知足以覆蓋整個人世間,然而事實上,任何人的感知都不可能覆蓋整座建康城,更不可能說整個世間。”
      “很簡單。”
      吳姑織看著林意的神色,便知道林意尚且無法完全理解,所以她很直接的說道:“妙真境的修行者能夠從感知之外的距離調用大量的天地元氣,以及神惑境的修行者能夠大量調用域外的星辰元氣,都只是氣機的共鳴,而并非用自己的真元去牽扯。”
      陳子云點了點頭,道:“能夠調用星辰元氣,是因為有星辰元氣真實的落在這個世間,這些落在世間的星辰元氣,就像是線頭,神惑境的修行者,只是能夠抽著這些線頭去將更多的線瞬間牽扯過來。”
      “他們掌握的是通道,以及將更遠處的元氣從通道之中搬運過來,而并非徹底控制這方天地和域外的星空。”吳姑織接著說道,“就像是有些修行者掌握的法器和強大的符紋,他們能夠通過前人留下的法器和符紋引聚完全超出他們感知的元氣和力量,但并不代表著他們的感知可以覆蓋那些元氣和力量的來源。”
      “元氣是互相排斥的,尤其是星辰元氣在絕大多數時刻并不和我們這個世間的元氣相容,所以這些星辰元氣通過獨特的通道來到這個世間,并不會沾染讓修行者發現靈荒秘密的天地靈氣。”陳子云看著林意臉上神色的細微變化,他已經徹底明白了林意此時所想的是什么,“你是擔心我們的敵人,魔宗或者那股神秘力量之中的修行者,他們若是能夠修到神惑境,便會順理成章的發現靈荒的真正秘密,但除非他們的感知真的能夠覆蓋到天地靈氣存在的高度,否則不會因為能夠調用星辰元氣便發現靈荒的真正秘密。既然連沈約和師尊都不能,那別的人,也不能。”
      “那我們便會有優勢一些。”
      林意心神微松,道:“我原先只擔心若是有神惑境的敵人,那他若是能夠感知和調用天地靈氣,那他的真元便可以源源不斷的補充,那他在這個時代,便真的極有優勢。”
      “所以在我看來,我們接下去要做的事情也很簡單。若是魔宗擺脫控制,那我們要盡可能快的將他找出來,他就算能夠利用天命血盒修到神惑境,他也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若是魔宗不能擺脫控制,那我們就要盡可能快的找出那股神秘力量的首腦。”陳子云轉頭看向吳姑織,“你怎么看?”
      吳姑織點了點頭,她看向元燕,“南朝已定,接下來便要看你的運氣和所能。”
      林意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元燕的身上。
      他們都明白吳姑織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此時蕭衍歸隱,軍權交于韋睿,韋睿和陳家、吳姑織以及林意達成一致,那整個南朝便都可以順從他們的意思,合力一處不會有多少阻力。
      南方既定,若是能夠讓北魏都合力一處,那要破解那股神秘力量的秘密,便會快很多。
      無論南朝和北魏真正的敵人是魔宗還是這股神秘力量,時間都很重要。
      “既然你們能夠幫我,我會做到很快。”
      元燕瞇起了眼睛,“若是北魏皇室還能存在,我會很快恢復和他們的聯絡,還有,在我看來,你們可以將我作為誘餌。”
      “可以一試。”
      韋睿有些贊嘆的看著元燕,輕聲道:“若是一切按我們的推斷,若是你對于他們真的極為重要,那日魔宗對你造成致命威脅時,既然他們會出現,那只要你再遭受真正的致命威脅,他們或許也會再次出現。”
      “你們應該有的是辦法。”
      元燕看著陳子云和吳姑織,寒聲道:“那就請你們盡快。”
      “我已經老了。”
      韋睿的聲音再次響起,他苦笑著說道:“我已經無法再和人動手,我現在只能吊著命不死…我感覺北方邊軍會有問題。”
      陳寶菀的眉頭瞬間皺起,“北方邊軍會有什么問題?”
      “這股神秘力量想要控制的是整個世間,到了現在這種局面,南朝其實要比北魏難對付的多。他們對于兩朝的軍力,肯定也有早早的布局,但這些時日,北魏動蕩,但我們北方卻太過平靜。”
      韋睿看著陳寶菀,道:“我知道北方實際上大多數軍隊都已在你們陳家的控制之中,但我總覺得,不會這么簡單。”
      “我比你們所有人都快,我會先去北方邊軍。”陳子云說道。
      “好。”
      吳姑織平靜的說道,“其余的事情,我會安排。”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