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第兩千四百四十七節:神都魅影!

儒武爭鋒 第兩千四百四十七節:神都魅影!

    中秋之后,轉眼就立冬了。
  
      天氣一天比一天寒冷起來。
  
      雖然還沒有到不燒炭火取暖就要凍手的地步,但是萬古仙朝的神都星,已經有酒肆茶坊開始燒起木炭來了。
  
      往往街上行人走在路上還要穿著袍子,掀開門簾進入,滿室溫暖,再喝上一小壺燒酒,就恨不得要把褂子都給脫去了。
  
      神都星是萬古仙朝最初的龍興之地,萬古仙朝最初又是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喜食牛羊肉,喜喝燒酒。
  
      于是在整個萬古仙朝后來的數千年,上萬年歷史中,吃牛羊肉,喝燒酒的習俗,就蔓延到了整顆神都星,無論是達官貴人,山上修煉者,還是市井販夫走卒都是如此。
  
      冬日里,再沒有什么比立冬時節,溫上一壺燒酒在桌邊慢慢悠悠吃上一碟涮羊肉更舒服的事情了。
  
      神都星最有名的羊肉館子,卻不在高屋林立,連皇帝陛下都喜歡微服出巡的御街上,而是在一條不起眼的巷弄之中。
  
      這家連招牌都沒有的羊肉館,一天只殺兩只羊,多供應也沒有,而且不允許客人帶酒水,只能喝店內自釀的土燒酒,價格也不便宜。
  
      更神奇的是,這家羊肉館子居然能夠大隱隱于市,地點并不固定,可能今日在北市一間民宅里,有人機緣巧合走了進去,大快朵頤一頓之后,第二天再來,也許就人去樓空了。
  
      于是,有幸品嘗過這家羊肉館子的人,往往自覺三生有幸,便四處宣揚,便把這間羊肉館子傳的越發神乎其神。
  
      有人說,開羊肉館的是一位在神都星大隱隱于市的不爭境老神仙,要有機緣才能入得他的羊肉館,若是能被他相中,更可繼承他的一身術法神通。
  
      有人說,這羊肉館的老板是萬古仙朝的守門人,頂尖高手,天地同壽,從萬古仙朝龍興之時,一直坐鎮神都星,不知幾千載了,所以他燒羊肉,尤其是做羊蝎子的手法才會無人可以超越。
  
      這些都是說好的,也有說不好的。
  
      有人說根本就沒有什么到處神出鬼沒的羊肉館子,不過是那些人中了邪,見到了鬼怪精魅而已,以為吃的是美味羊肉,還不知道吃的是什么東西。
  
      只不過,這個說法,被大部分人嗤之以鼻,認為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慪氣話而已。
  
      此時此刻,北市的一間平平無奇的民房里,有一名須發盡白,身穿破棉襖的老人,支開了門板,掛上了一幅在北風中迎風獵獵的旗子,上面畫了一只卷角綿羊。
  
      開門瞬間,冷不丁一道人影就這樣邁步走進了院子。
  
      那人一身灰色連帽斗篷,就像是行色匆匆的路人,可剛才他才在街角,一步邁出就已到了鋪子的門檻里面,這哪里會是什么尋常的路人?
  
      此時,天剛蒙蒙亮,若是被老百姓見到,怕是要覺得白日見鬼了。
  
      支開門板的老人竟沒有覺得奇怪,他依舊不緊不慢地拆開一塊塊門板,還不忘記把旗子拽了拽褶皺,轉而對那不速之客,開口道:“來喝湯啊?湯還沒煮好,你得等等!”
  
      披著連帽斗篷的人,也不與老漢客氣,自顧自坐在了屋內僅有的兩張桌上,竟是從衣袖之中取出了一雙碗筷碟子,還有一只精致的小酒壺。
  
      無一例外,碗筷,酒壺,全部都是銀質的。
  
      碰撞清脆,叮叮作響。
  
      老漢瞥了一眼酒壺,不耐煩道:“不許帶酒過來,你也不例外!”
  
      斗篷人沉聲道:“酒壺是空的!”
  
      老漢微微一怔,低聲罵道:“矯情!這么多年了,還是這么矯情!”
  
      也就是說,這個斗篷人可能真的是一個食客,而且所有的餐具,都只吃自己帶來的。
  
      而且銀質餐具,可以鑒毒!
  
      如果食物有毒,銀質餐具就會變黑。
  
      老人撐好旗幟,轉過身,慢悠悠,不徐不疾地從大灶里舀了一大碗羊湯,轉過身,就在這一間狹窄的客廳里倒在了那人碗中,嘀咕道:“你先喝一碗吧,等肉上鍋,還要好久呢!”
  
      那人并沒有直接端起碗來,而是等了片刻,似是在等銀碗在鑒毒。
  
      老漢笑罵道:“你這廝,難不成還覺得我會毒死你嗎?”
  
      斗篷人在兜帽下的嘴角微微扯動,淡淡一笑:“我嫌燙!”
  
      老漢被這一句話噎得笑出聲來:“死鴨子嘴硬!”
  
      他給自己也舀了一碗湯,就在斗篷人的對面坐了下來,語氣終于不再像之前那么冰冰冷冷,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你怎么找到我這的?”
  
      老漢的話音剛落,斗篷人淡淡笑道:“好久沒見,你倒是變幽默了許多,神都星,還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話音落下,斗篷人輕輕一推兜帽,風帽如活物自己縮回到斗篷之中,露出一人面如冠玉,卻是一頭白發如霜,如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一雙長眉,眉毛修長,卻不垂于臉上,而是長眉蜿蜒到而后,更顯得那一張不過三十歲上下的男子面容,俊逸非凡。
  
      無論是燕破軍,燕芷虎,還是秦嵐,秦傲,任何一個人在這里,看到那白眉男子,都會驚呼一聲。
  
      唯獨老漢端著一只土燒的劣質瓷碗,就這么盛著一碗油膩的羊湯,與他笑吟吟對視,處變不驚。
  
      那人正是萬古仙朝的李氏宗親,當今國師——李淳風!
  
      李淳風撣了撣身上斗篷灰塵,看向老漢,沒有說話。
  
      老漢卻是自己笑了起來:“你這老小子,我是見你一次,比一次老,你倒好,見我一次,就比上次年輕一次,三年之前,我見你,還是四十歲上下,現在倒好,三十歲棒小伙了……”
  
      他端起面前的羊湯,喝了一大口,咂嘴道:“按照這個推算,再過個十幾年,你不得變成裹著尿布的小娃娃了?到時候,你是不是還得管我叫一聲爺爺啊?”
  
      李淳風對老漢的調笑,甚至是挖苦,居然都不生氣,轉而正色說道:“我與你是來談正事的!”
  
      老漢嘖嘴道:“那個首輔不是都給你弄死了嗎?你還有什么事?”
  
      :。: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