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吞噬神話>  第六百六十三章
    寧哲明白了冰清的意思,便失落的松開冰清的手,但是冰清又迅速握住了他的手,她這次勇敢的面對寧哲,眼神堅定的說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攜手紅塵,相濡以沫!”
  
      “哈哈哈,好一對道貌岸然的奸-夫-***,笑煞我也!”北宮楚躺在地上大聲的狂笑。
  
      寧哲和冰清都沒有理會他,二人帶上月兒,和石仙慢慢的向著前方走去。
  
      當四人的身影漸漸遠去,北宮楚仍然躺在地上無法起身,他運轉著體內真氣,恢復了片刻,才從地上站了起來。
  
      望著前方,他的雙眼猶如鋒利的刀芒,閃爍著凌人的殺意。
  
      “寧哲,等找到了寶貝,我必將你碎尸萬段!”北宮楚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身體搖搖欲墜,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寧哲牽著冰清的手,嘴角一直微抿著忍不住想笑,他現在都快幸福死了。
  
      冰清想掙開寧哲的手,但是寧哲一直緊握著不放。此時石仙正背著月兒在前面跑,他停下來回頭看了二人一眼,對月兒說道:“早知道這樣,咱們就不來了,你說咱們現在是不是很多余?”
  
      月兒咯咯一笑,搖頭說道:“只有你是多余的,因為那是我師父和我師父未來的相公,我們都是一家人。”
  
      石仙露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憋著嘴說道:“照你這么說,我都成孤寡老人了。”
  
      “沒事,我陪你,你必不孤單。”月兒趴在石仙的后背上伸出小手揪著石仙臉上的絡腮胡子,嬌笑著說道。
  
      斜陽映襯著草原上四個長長的身影。
  
      接近夕陽的云彩金黃得強烈,將整片草原燃燒了起來,橘紅色的火焰漫延至天地的盡頭。
  
      三月初,寧哲四人終于快要到達目的地了。
  
      此時,四人來到一座山峰前,翻過這座山就到神魔葬谷了。
  
      “眼前這座山叫做白骨山,山上到處都是白骨和腐爛的尸體,里面危險重重,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石仙指著前面的山峰,對寧哲說道。
  
      寧哲看著白骨山,轉身對身邊的冰清說道:“往前走是無盡的兇險,為了月兒你還是帶著她留在這里吧。而且說實話,我和石仙的實力都不一定能應付里面的兇險,而你的修為現在不如我,不如就留在這附近照顧月兒吧。如果遇到了危險,我和石仙也能夠抽身而退。”
  
      冰清現在的修為在天練境界,比之北宮楚稍差一些。
  
      見冰清猶豫不決,石仙說道:“這樣吧,我們以一個月為期限,一個月后無論怎樣我們都會回來。”
  
      冰清搖頭道:“一個月時間太長了,七天吧,七天后你們要是不回來我就進去找你們。”
  
      寧哲說道:“七天太短了,半個月吧,就以半個月為期限。”
  
      冰清想了想,最終答應了寧哲以半個月為期限。
  
      臨走時,石仙使用法術召喚出一堆石頭,給冰清和月兒搭建個石屋,寧哲留下了一些食品,做好了這些后寧哲便依依不舍的與冰清道別,跟著石仙進入了白骨山。
  
      二人剛進入山峰,就問到一股股刺鼻子的腐臭味。正如石仙所說,這山上到處都是白骨和尸體,就連這里的樹木都是黑色的,而且大部分都枯萎了。山上一片灰暗,使人感覺非常壓抑。
  
      “白骨為磚,腐尸鋪路,說的就是這白骨山,現在你領略到了吧。”石仙捂著鼻子對寧哲說道。
  
      寧哲也同樣捂著鼻子,腳下踩著一顆顆白骨,躲避著那些腐爛的腐尸,他點了點頭,這時一群烏鴉飛了過來,去啄食那些腐尸。
  
      當這些烏鴉吃完了腐肉,依然停留在枯朽的樹枝上高昂鳴叫,使這里的環境顯得更加壓抑。
  
      過了一個時辰后,寧哲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這山看起來不怎么大,怎么走了這么久還看不到盡頭?”
  
      “你終于問這個問題了,你知道為何這座山上有這么多的腐尸嗎?”石仙微笑著看著寧哲。
  
      看著石仙那詭異的笑容,寧哲心里一突,說道:“難道是這些人走不出這座山而困死在這里了?”
  
      石仙道:“沒錯,白骨山四周有一個天然大陣,無論你法力多強,破解不了陣法就永遠都走不出去。”
  
      寧哲看了看四周,說道:“我知道你能破解這個陣法,否則也不會帶我進來的。”
  
      石仙點頭道:“只要找到陣眼,就能夠離開這座山。這里的陣眼是一具白骨,只要找到它,我們就能夠出去。”
  
      寧哲看著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白骨,皺眉道:“這里這么多白骨,我們得找到什么時候?”
  
      石仙搖頭道:“陣眼不是這些普通的白骨,我們要找的白骨很特別,它特別的巨大,只要找到它就能夠一眼發現。”
  
      “哈哈,石老妖,你不是發誓永遠都不再踏入白骨山嗎,怎么食言了?”空中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笑聲。
  
      石仙凝視著上空,喊道:“白骨夫人,我石仙今日經過白骨山是想進入神魔葬谷,希望你不要阻攔。”
  
      “白骨夫人是什么鬼,白骨精嗎?”寧哲好奇的問道,隨即嘿嘿一笑,說道:“不會又是你老相好吧?”
  
      石仙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深深一嘆:“怪我年輕時太帥,惹下無數風流債。”
  
      “好詩,好詩!”寧哲豎起大拇指說道。
  
      石仙哭喪著臉說道:“你就別拿我說笑了,這白骨夫人不是好惹的。在這白骨山里,除了神仙外誰也打不過她,我說的那個陣眼就是她所用的法寶,叫做巨骨!”
  
      就在二人說話時,二人的頭頂突然一片黑暗。好在他們反應快,迅速閃開,一塊巨大的白骨從天而降,如流星般砸落在地上,將地面砸出一道深坑。
  
      看著那道深坑,寧哲咧著嘴拍著胸脯說道:“太殘暴了,石仙你老相好太殘暴了,這法寶也太殘暴了,這骨頭得有三丈大吧?”
  
      “巨骨長達三丈三尺三寸,堅硬無比,被它砸一下有你好受的,最重要的是它不只是一根,還可以幻化無數根。”石仙剛說完,那地面深坑中的巨骨便自動飛了起來,幻化出數十根,鋪天蓋地的向著二人砸來。
  
      寧哲身法極快,在空中來回躲避著。而石仙則干脆變成石頭的模樣,任憑那巨骨砸來,砸得哐哐響。
  
      “嫂夫人饒命啊,你這一根巨棒就十多米長,突然變這么多個,被它砸到能砸成肉泥啊!”寧哲一邊躲閃著巨骨的攻擊一邊呼喊道。
  
      “哈哈,你這小伙子真會說話,今天就饒了你了。”白骨夫人的聲音從空中傳來,那些攻擊寧哲的巨骨突然轉變方向,全都向著石仙變作的石頭砸去。
  
      數十根巨骨砸在石頭上,哐哐的聲響猶如禮炮一般,砸的石頭碎石飛瀉,寧哲看著這樣殘暴的場景,感覺身上涼風嗖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最終數十根巨骨全都砸在石頭的上面,將石頭埋了起來。片刻后石仙從巨骨堆里爬了出來,他現在鼻青臉腫,別提有多狼狽了。他捂著屁股哀嚎著,托著受傷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到寧哲身邊,大罵寧哲不仗義。
  
      一位白衣女子突然從空中落下,落在地上背對著寧哲二人,她輕揮著衣袖,數十根巨骨變成了一個,并縮小成普通骨棒那么大,被女子吸入衣袖中。
  
      這時她轉過身,嘴角微翹,有些孤傲。
  
      “哇,你老相好這么漂亮啊。”寧哲小聲對石仙說道。
  
      石仙無語的說道:“你可別埋汰我了,你喜歡你就把她娶了吧。”
  
      白衣女子便是白骨夫人,她的身材纖細苗條,一頭白色的長發,但臉上卻滿是褶皺,嘴唇發白沒有一絲血色。剛剛寧哲說她漂亮,是故意逗石仙的。
  
      這白骨夫人雖然是一副老叟的容貌,但說話的聲音卻像一位三四十歲的成熟女子,光聽聲音格外的迷人。
  
      “紅顏白骨,剎那芳華。沒想到我這輩子還能見到你這負心漢,當年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說走就走,你可知我有多傷心多難過?”寧哲以為這白骨夫人會繼續暴揍石仙,沒想到此時卻訴起了衷腸。
  
      石仙躲避著白骨夫人的眼神,他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
  
      寧哲拍了拍石仙的肩膀,說道:“好一個狗血的悲戀大劇啊,我先閃了,你和你老相好聊聊吧。你可得好好安慰安慰人家,我看出來了,只要你老相好同意,她就有辦法幫我們離開這座山,對不?”
  
      石仙點了點頭,寧哲了然一笑,便退到了遠處,給石仙和白骨夫人獨處的空間。
  
      寧哲站在遠處,看著石仙,呵呵一笑,自語道:“想不到老石還真是個情種,珠姐加上這白骨夫人,不知道還有多少其他女人。也是怪了,這老石要長相沒長相,不過實力還行,但他一看就老不正經的,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跟著他呢?難不成老石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帥?”
  
      寧哲自己在這里八卦著,此時白骨夫人主動走到石仙面前,抬手就打了石仙一巴掌,大吼道:“你怎么不敢看我了,是嫌棄我老了變丑了嗎?”
  
      石仙揉了揉臉,抬頭看著白骨夫人那閃動著淚光的雙眼,輕嘆道:“我不是嫌棄你,而是自知對不起你也配不上你。當年我拋下你將你一個人丟在這座魔山,都是我的錯。但今天我真心求你,放那個年輕人離開這里吧。神魔葬谷有對他非常重要的東西。”
  
      白骨夫人凄冷一笑,淚滴劃過蒼老的臉頰,墜落在地面森森白骨上,淚珠碎了,她的心也早就碎了。
  
      “我可以放那個年輕人離開,但你必須留下來陪我,因為這是你欠我的。因為你,我必須永生永世留在這腐臭的山上,每天面對著無盡的尸體,永無寧日。我的容貌老了,我的心也老了。我很累,但卻不能休息,這都是拜你所賜,所以你必須補償我,我要你永遠陪伴我,否則我就自爆元神,與你同歸于盡!”白骨夫人一臉的決絕之色,哽咽著說道。
  
      石仙臉色一驚,他知道白骨夫人的脾氣,急忙說道:“你別這么極端,我陪你,只要你讓那個年輕人離開,我可以陪你一輩子!”
  
      白骨夫人冰冷一笑,點頭道:“好,我這就解開陣法放他離開。”
  
      寧哲站的遠,也聽不清石仙和白骨夫人在說什么。此刻見白骨夫人望著自己,寧哲還向她招了招手,咧嘴笑著,樣子很傻。
  
      就在寧哲傻笑時,他的身體突然不受控制的飄了起來。這時石仙沖著這邊喊道:“寧哲,你自己去神魔葬谷吧,前路兇險,一定要萬分小心,我不能再保護你了,這一路全靠你自己了。”
  
      “放心吧,我會平安回來的!”寧哲大喊了一聲,他的身影便突然消失,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寧哲被瞬間轉移出白骨山,此時在他面前是一條流淌著黑水的河流。
  
      河水就像沸騰了一樣,河面上滾動著泡泡,散發著黑色的氣體。河面上有一條浮橋,連接著對岸,但因為有黑氣的阻擋,看不清對岸的景色。
  
      寧哲小心翼翼的走向浮橋,在橋上行至一半的時候,河面上突然升騰起黑色的濃霧,彌漫了寧哲的視線。寧哲想要騰空飛起,但他剛運轉真氣,便感覺體內那股劇毒蠢蠢欲動起來。
  
      寧哲心里一驚,得知這黑色的河水能夠刺激體內的劇毒。因此寧哲便不敢再運轉真氣,只能試探著向前走。
  
      好在這一路還算順暢,平安的走到對岸。
  
      來到對岸,才看清這里的景色。這是一處極大的山谷,四面環繞著山峰,山谷中到處都是黑霧,看不見遠處的景色。
  
      “看來這里就是神魔葬谷了。”寧哲嘀咕了一聲,繼續向前行走,他隱約見到前面有一個身影,便警惕起來,放緩腳步,收斂起氣息,悄悄前行。
  
      漸漸的靠近前面的身影,寧哲發現是一個女人的背影。
  
      她穿著一身彩色的裙子,裙子后面印著一個鳳凰展翅的圖案,她走路的時候還伴隨著鈴鐺響,寧哲向下看去,發現是她的兩個腳踝分別掛著一對鈴鐺。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