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自然傳承>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暴徒的老規矩

自然傳承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暴徒的老規矩


  血手帶著卡爾來到第三軍團的地盤,卡爾此時自然不會有什么意見,只是周圍的人聽到血手的詢問,都是眼睛落了一地,他們都很震驚,血手教官什么時候有這么“和藹可親”的一面了。
  所以這里不僅是第三軍團的人,其他暴徒的成員也不禁懷著好奇的心理,向著這里涌來。
  正當血手和卡爾說著,一股強者的氣息從第三軍團范圍的深處出現,然后很快的接近這里,而卡爾也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血手看到之后也不禁露出贊許的神色。
  很快的一個身披戰甲的軍人出現在眾人面前,這是一個看上去普通的中年人,整個人看上去唯一的特點可能就是向上翻的嘴唇了,身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所披著的大紅色披風,但是在場的人即使無法感覺到此人身上的危險,也不看小看與他。
  因為暴徒的成員都知道,他就是第三軍團的頭領,副統領藍牙!
  不過此時藍牙在血手面前,卻是帶著一副討好般的笑容,開口說道:“原來是血手教官啊,不知道您有什么事情,竟然親自跑到我們第三軍團,實在是榮幸啊,您說出來,我一定給您迅速的辦好,不如先進我們第三軍團坐坐好么?”。
  此時血手雖然沒有說,但是從周圍的人群嘴中,卡爾也知道了此人的身份,這時候他更加的能夠感覺到血手在暴徒中的地位,就連這樣一位職位頗高的副統領大人,竟也是一幅恭敬的樣子。
  不過說來也算正常,不說其他的,只是看著血手一身的修為,恐怖的實力,就理所應當的受到這種待遇,只是面對著藍牙,血手卻是一幅淡然的表情,只是應付般的點點頭,然后說道:“不用了,你那里也沒有什么值得我坐的,我這次來是有事情的。”。
  說著血手一指卡爾,繼續說道:“這是我的徒弟,他現在需要歷練,所以我準備把他安排在你們第三軍團,你沒有什么意見吧?”。
  聽到血手的話,這時候藍牙心中已經,臉上卻逐漸露出一絲驚訝,然后將眼神看向了剛才一直沒有注意的卡爾身上,他的心中有些不解,血手在暴徒雖然是特殊的存在,而且顯得很神秘,但是有關他的事情藍牙卻是知曉的,他可從未聽說過血手什么時候出現一個徒弟了。
  倒是此時卡爾卻是對著藍牙微微鞠躬,并沒有失了禮數,藍牙點點頭,心中依然是迷惑,卻只能將目光看向血手,開口疑問道:“血手教官,將這個小兄弟安排在我們第三軍團倒是沒有任何問題,不過...您的意思是?”。
  藍牙雖然沒有說完,但是血手卻已經清楚了他的表達,臉色依然表現的冷漠,開口說道:“我的徒弟難道還需要你特殊照顧嗎?你只要同意就好,我也不為難你,就以老規矩,小隊的方式,進行雙方挑選吧。”。
  藍牙聽完血手的話,眼中卻是閃過一道精光,他突然想到了不久前得到的一個消息,那消息本來自己并沒有在意,圖那統領送到血手那里一個新成員,這其中的用心他們這些副統領怎么會不知道?
  現在看來,眼前這個所謂的血手的徒弟,可能就是當時的那個新加入的成員。
  想到這里,藍牙的臉上不禁帶著一絲怪異,他仔細的看了卡爾幾眼,臉上不由的出現一絲輕視,因為卡爾在平時的狀態下能夠很好的收斂自身的力量,所以即使藍牙也看不出來絲毫門道,按照表面上的感覺來看,卡爾卻并不強大,所以藍牙的心中不禁有些古怪,這樣的一個人要是說能夠承受得住血手半個月的摧殘,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樣子血手教官卻是會錯意了,很有可能是將圖那的意思誤解,不僅沒有好好的進行“虐待”,反而是完全的放任,這樣到了這一個月之后,那人情也還清了,血手自然要將卡爾趕出來,卻不好直接開口,只能通過這種方式。
  這些就是藍牙猜測的門道,不過按照常理來說,卻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終究即使血手離得這么近,他的真正性格還是很難知曉,即使是藍牙這個副統領也不例外。
  藍牙知道卡爾的身份不簡單,但是就像是圖那一般的原因,他也對卡爾并不感冒,反而有一種排斥的感覺,心中有些好笑,他覺得卡爾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呆在暴徒到現在,真的可謂是一種幸運。
  只是現在他雖然看向卡爾的目光越加的不屑,卻不敢得罪于血手教官,關于他之前的吩咐卻也不得不做。
  藍牙依然是一幅笑嘻嘻的模樣,一邊苦笑著接待著血手,一邊卻吩咐手下將第三軍團的士兵集合起來,既然是血手教官的意思,并且還是藍牙副統領的命令,暴徒第三軍團的成員自然沒有不聽命的理由,除了有事情的士兵,很快的第三軍團的成員就集中在巨大的廣場上,并且四周還有著其他軍團的成員觀看著這里的情況。
  這時候在廣場最前方,是藍牙統領和血手、卡爾這些主角,卡爾能夠看得出來,這些暴徒的成員雖然聚集起來,可是卻是小堆小堆的,以小隊的形式區分。
  是這些看似散漫的隊形,卻明顯的讓卡爾有一種振奮的感覺,因為這里每一個人都擁有不菲的氣息,不僅是實力強大,恐怕實戰能力也是更加的可怕。
  這時候藍牙走到血手教官的面前,看了一眼卡爾,開口說道:“血手教官,按照您的意思,我們第三軍團的士兵都已經集合了,不過照您剛才所說的話,暴徒的習俗,小隊成員是雙向選擇的,這一點我也不能破壞。當然了,作為您的徒弟,我相信這位小兄弟肯定具有不菲的實力,相信能夠得到自己預想的小隊加入。”。
  血手點點頭,示意藍牙可以開始,頓時藍牙副統領渾身一震,一股氣勢頓時彌漫出來,這時候的他一點也沒有在血手面前的那種低人一頭的感覺,反而是渾身洋溢著強大的力量,一股強者的威勢鋪面而來,頓時暴徒的成員看向藍牙的神色都帶著一些尊敬,這是強者的權利。
  很快的藍牙就開口說道:“小的們,你們也聽到了,這次是血手教官的徒弟想要加入我們第三軍團,這是何等的榮譽!我將你們召集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雙向的選擇是我們暴徒的慣例,剩下的事情就要看你們自己的了,一會血手教官的徒弟會進行自我介紹,當你們對他熟悉之后,就可以選擇是否愿意接受他,這些其實也不用我多說。”。
  說到這里,藍牙的語氣卻突然變得有些古怪的樣子,再次開口道:“不過...我要提醒你們的是,這次選擇需要謹慎,嘿嘿,若是覺得自己的小隊沒有資格接受血手教官的徒弟,可不要硬撐,一個隊伍的契合度就不用我說了,一會可不要白費力氣的爭搶,就看你們哪個“強者”的隊伍能夠如愿吧!”。
  這一句話中,藍牙的話中國帶著很多的古怪強調,特別還強調了強者兩字,本來暴徒軍團就不是沉悶的地方,短短的時間,其實卡爾的一些事情都已經被抖了出來,到底當時和卡爾有一面之緣的人有不少,他們雖然不會在意卡爾,但是當時的那種情況,一絲的好奇心就足以讓他們對卡爾有了印象,終究他并不是“正規”進入暴徒的成員。
  這時候藍牙說完之后,就示意卡爾可以開始介紹自己,卡爾此時已經有些明悟,卻是站立出來一步,臉上帶著一些親和的笑容,開口說道:“大家好,我是卡爾,一個月前新加入暴徒的成員,這一個月我都在血手教官的手下,他不僅是我的教官,同樣也是我的師父,我很高興能夠來到暴徒和各位一起奮戰,希望大家能夠接納我。”。
  說完之后卡爾就表情淡定的站立在原地等待著,只是他的這番表現在其他地方也算值得稱道,在暴徒卻并不適應,沒有看到藍牙強忍著笑意的樣子,其他暴徒的成員也是各種表情的都有,大多是抱著看好戲的樣子。
  即使是忌憚于血手教官,也有不少成員大笑著嘲諷卡爾的表現,卻是沒有一個小隊站出來接受卡爾。
  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來除了因為卡爾的事情在暴徒中出傳遞了出去,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卡爾剛才的一番介紹。
  暴徒中的每一個成員都很精明,即使有愚笨的也能夠在小隊成員的幫助下領悟到,藍牙能夠想到的,他們自然也能夠想到,更可況卡爾的信息還已經公開了。
  而剛才藍牙口中所說的介紹,實際上卻是代表著另外的含義,是表現自己力量的意思,而不是真的去介紹自己,只是這些事情不知道為什么,藍牙和血手都沒有直接告訴卡爾。
  藍牙自不用說,就連血手也是一幅若有所思旁觀的樣子。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