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自然傳承>  第十七章 神殿隱秘

  雷托主祭對卡爾自然是多有了解的,神殿也有自己的情報機構,但是因為霍斯侯爵的保護神殿也無法插手過多,否則這些行動就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所以神殿對卡爾的情報只是普通的層次,但是細節卻不了解。
  就像是如今一般,雷托主祭一看到周圍已經殘破報廢的陣法,從殘余的復雜程度就能夠看出來這個法陣的等級絕對不低,很難布置、
  可是從現在得到的信息看來,雷托主祭卻得到了一個覺得不可思議的結論,法陣是卡爾親自布置的!
  雖然雷托主祭也知道卡爾對魔法知識很感興趣,經常在觀看神殿和學院之中的收藏,并且還一直鼓弄一些魔法實驗,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卡爾的能力竟然到達了這種程度,連這種難度的法陣都能夠布置出來!
  說來也是,一般來說對魔法的理解應該是和本身的修為相對應的,如果沒有親身的感應那種等級的魔力,又怎么能夠去研究魔法的奧秘。
  所以即使是魔法相關的職業能力也都是需要相應的力量支持,當然也有少數的天才能夠憑借相對弱小的修為對這些輔助領域有很深的造詣。
  神殿一直以來都沒有認為卡爾會是擁有這種天賦的人,可是雷托的臉上卻露出興奮的笑容,如今來看他們還是小瞧了卡爾,就憑借這一手對魔法的理解,就不應該將他列入廢物之中。
  要知道很多魔法的輔助職業都是很吃香的,作為卡爾的親密長輩,不管他和神祗有著什么樣的聯系,雷托也希望卡爾能夠擁有自己非凡的能力。
  雷托此時將卡爾憑空輕柔的托在空中,卻是開始思考卡爾在設置什么樣的法陣,又是因為什么原因?
  慢慢的雷托將目光投入了卡爾身上,一張看上去與頗為眼熟的羊皮卷映入了雷托的眼簾,雷托主祭作為一位年長的神職者,雖然看上去不是那么衰老,但他的實際年齡可是讓很多人都吃驚。。
  也正是這些時間讓他經歷頗多,很多隱秘的事情他也都知曉,而羊皮卷雖然看上去不起眼,可是雷托主祭又怎么能夠不認識呢?
  片刻的思考之中,雷托已經調動了很久不常回憶的記憶,仿入有一道光芒閃過眼前,雷托主祭的眼中露出吃驚的神色,他立刻將羊皮卷在自己的眼前展開,仔細的研讀其中的記載。
  驚駭的神色出現在他的臉上,一些陳舊的記憶也躍上了雷托主祭的心頭。
  記載著終極祈愿術的羊皮卷雖然看上去不起眼,并且內容又是一種特殊的魔法語言記載的,很容易被人忽略,但是它既然能夠出現在神殿的寶庫之中,經過這么多年的傳承,如果說沒有被人發現也是不可能的!
  實際上在很久之前,當神殿得到終極祈愿術的羊皮卷,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如果上面記載的內容真的有那么神奇,那可能就是連神祗都要心動的,雖然說自然神殿一向提倡的是自然、平衡,尊重生命的教義,但是在這個神祗爭奪的世界,為了維護神靈的榮譽,一定的犧牲也是在所難免的。
  當時神殿中人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這張羊皮卷,并把它獻給了教皇陛下,經過一番研究之后,得到的信息是上面的記載有著很高的可信度,頓時就引起了轟動!
  神殿從來不會缺少忠誠的信徒,他們為了心中的信仰是能夠犧牲一切的,至于設置法陣更加不是一個問題,在當時教皇的指揮下,名為“愿神”的計劃開始了。
  實際上計劃也很簡單,那就是讓那些虔誠的信徒完成終極祈愿術,如果真的如羊皮卷中所記載的那樣,不管成功的幾率有多大都是值得的。
  神殿的力量絕對會呈幾何性的增強,神教的整體勢力也會達到頂峰,甚至能夠將這種力量奉獻給神靈!
  當時神殿的很多人都陷入了狂熱的狀態中,教皇陛下也是其中的一位,他們被太過美好的前景所蒙蔽,如果能夠成功,這些人肯定能夠得到神靈的獎賞,那可真的是激動人心的結果!
  愿神計劃開始了,記錄著終極祈愿術的卷軸被列為了最高機密,從設置陣法的法師到犧牲的信徒,全部都是神教中最忠誠的成員。
  教皇陛下親自的安排,可是隨著數十名虔誠的信徒犧牲了性命,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仿佛全部的祈愿都失敗了!
  教皇陛下和一行人并沒有懷疑羊皮卷本身有問題,只是將原因歸結于幾率問題,愿神計劃繼續著,可是長時間的嘗試,只是白白的犧牲著虔誠信徒的生命,這些信徒大部分都是神殿的神職人員,但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
  教皇他們開始找尋原因,認為可能是因為這些人的力量過于弱小,所以無法引起祈愿術的認同,頓時為了神教的強盛,每個力量層次的神職人員都參與了這個計劃,最高的等級甚至有主祭的職位愿意自我犧牲。
  可是最后的結果依然沒有變化,神殿之中反對的聲音開始多了起來,這時候支持教皇的那些人才逐漸的清醒過來,他們發現為了支持愿神計劃,神殿已經犧牲了太多的骨干,這直接導致神殿的勢力下降了很多、
  覺悟之中的教皇陛下終于終止了計劃,確定的公布所謂的終極祈愿術只是無稽之談,當時氣憤之中的教皇本來打算銷毀其中的記載,但是最終還是將羊皮卷保留了下來,終究其中很多的內容對魔法的研究還是利用價值的。
  這樣輾轉之下羊皮卷就保留在帝都格瑞神殿寶庫之中。
  也難怪回想起這一切的雷托主祭如此的表情,當時進行“愿神”計劃的所有人員,沒有一個可以生還,甚至就連靈魂也沒有殘留下來,仿佛在世間的一切痕跡都消失了。
  為了紀念這些為了失敗的愿神計劃而犧牲的人員,神殿還專門進行了相應的儀式,可是卻沒有得到神靈的回應,這些人已經無法再回歸神靈的懷抱,下場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凄慘!
  雷托再次看向周圍殘余的法陣,已經完全確定這就是羊皮卷中記載的法陣,卡爾竟然設立了這樣危險的法陣,雷托情不自禁的再次檢查起卡爾的身體來、
  很快的他就發現了卡爾手臂上猶如紋身的暗綠色圖案,雷托知道以前卡爾是沒有這種東西的,頓時雙手觸摸上去感應著,片刻之后他的眼中露出奇特的眼神。
  通過魔法的感應,他發現那其中蘊含著一股生命的氣息和力量,雷托放下心來,眼中卻露出古怪的神色,以他的見識自然有些了解圖案代表的意思,可是那種純凈的感覺卻又讓雷托有些吃驚,以卡爾的體制又是如何能夠承受這樣的力量?
  再次仔細的檢查一遍卡爾的身體,雷托并沒有發現卡爾身上的其他異狀,可是他可以肯定卡爾已經啟用了終極祈愿術的法陣,雷托的臉上又驚又喜。
  他喜的是卡爾平安無事,驚得卻是他身上發生的異狀,羊皮卷之中的法陣已經被證明是沒有效果的,可是有一點卻是毫無置疑的,那就是不管陣法的使用者是如何的存在,一旦激活了法陣,就會被法陣的力量奪取生命。
  但是如今卡爾已經使用了法陣卻是平安無事,雷托不禁將這件事聯想到神祗身上,默默的祈禱了一遍,雷托主祭將依然處于昏迷狀態下的卡爾帶到了大主祭那里。
  聽到他的敘述,丹倫大主祭也很吃驚,他甚至利用神術檢查了一遍卡爾的身體,更是親身的探查過殘留下來的法陣,但是依然沒有任何的結果。
  不過此時的大主祭臉上卻是開心的表情,在雷托主祭詢問處理辦法之時,丹倫大主祭看向卡爾的眼神中帶著慈愛的目光,沉吟一下卻是開口道:“給我將這件事徹底的查清楚,雖然這次神子平安無事,可是卻不能再掉與輕心了,哼,要是真的有人要對神子不利,那么我們神殿也不能再坐視不理了,吾神的旨意是保護好神子,這次的事情對我們也是一個警示,更可況我看卡爾這孩子似乎已經開始表現出自己的能力了,這就是神的榮光啊!贊美神靈!”。
  隨后丹倫大主祭又繼續說道:“現在先把神子送回霍斯侯爵那里吧,將事情也簡單的講述一下,我們也開始要做好準備了,神子的榮譽我們要幫助他找回來!”。
  聽到丹倫大主祭的話,雷托主祭自然知道該如何做,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在他看來如果這次卡爾不是有神靈的庇護,肯定就會隕落在法陣之中,那么不管是對自己還是神祗都無法交代。
  但是現在卡爾已經表現出一絲的異常,雷托主祭一直不相信神靈所認同的神子殿下,就只是一個沒有力量的凡人!
  在他看來,現在卡爾已經開始覺醒自己作為神子的真正力量,這才是神靈真正的旨意,藏拙才能夠讓他平安無事的成長起來,這也是雷托主祭期待已久的事情。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