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自然傳承>  第十六章 神秘光點

  卡爾認為,現在利用領域中力量的辦法,只有讓更多的靈魂融入身體才行,但實際上這只是最笨的辦法而已,以他融合速度恐怕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雖然他擁有力量,可是一些運用方法可能只有等到卡爾慢慢的發掘了。
  現在看著身體之中的光點,卡爾完全可以將其吸入自己的領域之中,終究這是自己的身體內部,倒是不虞調動領域之力會讓身體崩潰,到時候想要怎么處置都很簡單。
  不過卡爾現在卻并不想那樣做,自己的身體無法承受法則烙印后的存在之力,卡爾只能孕育出比光點身俱的這種力量更高等級的存在,可是他卻不了解如何變化,才能得到可以讓自己身體吸收的力量,也就是更加低級的力量。
  可是光點就不一樣了,得到光點的生之力量,領域的法則逐漸的被激活,隨著領域世界的成型,會逐漸生成存在之力和生之力量。
  即使領域還無法隨意的烙印法則,也不算是個完整的世界,可是已經激活的大道卻可以在卡爾控制下烙印力量,而這種存在之力和法則的烙印絕對是任何生命都需要的,光點自然也不會例外。
  而他也不相信和神祗有聯系的光點只是一個會吸收自己力量的寄生物!如果自己能夠給對方提供力量的供應,那樣不僅光點不再需要吸收卡爾現在身體的力量,而且還能夠給卡爾提供幫助。
  想到這里卡爾讓自己的靈魂和光點進行了接觸將自己的意念傳遞過去,不過很快的卡爾就有些郁悶了起來,原來他發現光點如今的狀態并不完整,有點像是陷入沉睡之中,只有少量的意識表露出來。
  卡爾頓時不得不陷入了一種痛苦的交流之中,好在精神世界的交流是很快的,而神觸也能夠幫助卡爾對光點更加的了解,終于似乎光點有些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再只是出現緊張、害怕的情緒,停止繼續的滋取自己身上的力量。
  卡爾想到自己手臂之中的黑暗魔寵,心中一動試探的將自己的意識傳遞過去,片刻之后,光點本身出現一股力量涌入卡爾的體內,卡爾感覺到那是光點本源力量的結晶。
  光點本體也瞬間變得暗淡了下去,仿佛是失去了很多的力量,而此時卡爾手臂之上的魔寵圖案卻也發生了變化,在這種更高層次法則之力的作用下,魔寵的本源向著光點的方向變化著。
  卡爾心中十分的滿意,看到虛弱的光點也有些歉意,此時吸收了光點具有的生之力量,領域之中已經有了創造的能力,卡爾將光點本身具有的力量經過法則的烙印創造出來。
  雖然他還不知曉如何的將領域中的力量利用,不過神觸吸收了光點的生之力量,也就和光點建立了一種聯系,卡爾能夠通過神觸將領域的力量提供過去、
  當力量傳遞到光點之中,頓時在卡爾的神念中,就感覺到光點傳來的歡呼雀躍的感覺,并且還傳來感激的情緒。
  卡爾會心一笑,他雖然具有了非凡的力量,可是依然是一個凡人的心態,不管是作為卡爾還是蒼云,實際上他們都沒有對自身的變化有太多的感觸。
  蒼云如今只是想要好好的體驗人生,在星海之中寂寞了那么長時間,融合了卡爾的靈魂之后他對生活充滿了向往,反倒是對力量無所在意。
  領域之中卡爾的靈魂應該說是可以觀察到周圍的環境,但是因為不知道方法,現在卡爾只能觀察自己身體之中的狀況,光點停止了吸取力量之后,卡爾感覺到即使自己昏迷的過程中,也在不斷的吸收周圍的魔法元素,而領域的力量也給予這種吸收更豐富的屬性。
  他現在也只能靜靜的等待著自己身體恢復而蘇醒,而此時在神殿之中,在自己宮殿之前,法陣中心的卡爾已經昏倒在地上。
  雖然說終極祈愿術對施法者沒有要求,可是他雖然因為蒼云的融合而保住了性命,但本來終極祈愿術在結束之后,目標的靈魂和烙印會被徹底的毀滅,肉身的存在之力卻只是被剝奪其中的生命烙印,重新的化為純凈的存在之力,表面上看去就是目標的肉身會化為光點逐漸消散。
  而此時的法陣也會同時崩潰,既然陣法的使用者已經消失,自然不會受到陣法力量的影響,但是卡爾并沒有死掉,陣法在崩潰的同時,反噬的力量也會同時存在,以卡爾如今的身體自然無法承受,所以才會昏迷過去。
  在之前卡爾進入神殿的過程中,因為他的異狀已經被神殿的祭祀看在眼里,并且通知了雷托主祭,此刻雷托主祭也是正在向著卡爾的宮殿走來。
  在神殿之中和卡爾關系最好的可能就要數雷托主祭,他可能也是對卡爾最關心的人,作為一位長者,這并不只是因為大主祭的命令,也是因為他很喜歡卡爾這個孩子。
  卡爾平時受到了委屈也會找雷托主祭傾訴,雷托主祭就會用語言開導卡爾,在背后也為卡爾做了不少事情,當然,雷托主祭雖然愛護卡爾,但是也知道神靈的旨意的重要,作為丹倫大主祭的心腹,神殿的高層,大主祭早就有選擇的將一些事情告訴了雷托主祭。
  雷托能夠猜測到卡爾身上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所以最好的保護方式就是讓他變得不引人注目,這次聽到兩名低級祭祀的匯報,讓雷托心中也是大吃一驚,他肯定卡爾這次是受到了巨大的委屈。
  因為雖然卡爾的性格一向軟弱,但是他卻從來不會主動惹事,雖然神殿也放松了對他的監護,但是有著霍斯侯爵的保護,卡爾應該是不會遭到太嚴重的事情。
  可是如今卡爾竟然哭泣了,這實在是一件讓雷托主祭心中變得憤怒的事情。
  卡爾進行終極祈愿術的過程中,一切的氣息都被隔絕,而這種能夠引動法則之力的變化也不是雷托主祭這些凡人能夠感覺到的,事實上即使是將神力環繞和神殿有著聯系的神祗也沒有發現這里的異狀。
  但是當終極祈愿術結束后,卡爾的本源重新的回歸法陣,而法陣開始崩潰的時候,一股明顯的魔法波動就從卡爾的宮殿之中輻射出去。
  事實上這股魔力的波動算不上如何強大,神殿的一些地方雖然禁制使用力量,但是不管是法師還是武士,甚至是神職者都有訓練力量的時候,神殿之中的魔力波動也算是常有的事。
  可是在行走之中的雷托主祭還是面色一變,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魔力的氣息是從卡爾所在的宮殿傳過來的,可是那里是禁止使用力量的!
  而卡爾也不可能釋放如此的魔力波動,瞬間雷托主祭的臉上就露出驚怒的神色,難道還有人敢在神殿對神子出手不成?
  想到這里雷托主祭抓緊手中的權杖,他的身上涌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周圍出現一層翠綠的魔法光芒,身體如風般的向前沖去,如果仔細的觀察就會發現此時雷托主祭的身體離地面是有一段距離的,仿佛是被某種力量托著飛奔一般。
  在這種速度下很快的雷托主祭就來到了卡爾的宮殿之中,雷托主祭將自己的精神力完全散發出去注意著每一片地方,他的心中涌現出怒火和焦急,那魔力的波動已經完全的消散了,但是等到他真正的進入其中,卻發現一切都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樣。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殘破的法陣,而并沒有想象中的敵人,終極祈愿術的法陣只是一次性的,可是雖然法陣已經徹底毀壞,但是從整體卻依然能夠看出來。
  而雷托主祭擔心的卡爾就在殘破法陣的中心位置,看到卡爾的身影雷托再也顧不得其他,整個身體化為了一道光芒出現在卡爾身邊。
  自然神殿不管是神職者還是法師因為屬性的關系大多都擅長治療,此時雷托即使不使用法術也能夠清楚的察覺到卡爾身體的異狀,那是受到了魔力的波及,倒是沒有生命危險。
  雷托心中松了口氣,釋放一道探查傷勢的法術確定之后,短暫的吟唱咒語,一片翠綠的魔法光芒覆蓋在卡爾身上,這是六級魔法治愈之光。
  雖然說雷托是神職者,可是并不代表他只會施展神術,雷托本身就有兼職法師的職業,神術是用虔誠的信仰換來,由神靈賜予,神術不一定比一般的法術強大,但是因為帶著神靈賜予的屬性,所以蘊含著非凡的法則之力,用物質界的話來說,就是擁有一定的特殊屬性。
  卡爾的傷勢主要是受到法陣毀滅過程的魔力影響,治愈之光施展在卡爾身上都已經算得上是大材小用了。
  不過卡爾的體力已經消耗完全,卻是一時半會醒不過來。
  而在雷托的眼中,卡爾的傷勢已經逐漸的恢復中,并不會再出現什么問題,而事實也告訴他似乎并沒有敵人入侵,此時他才有心思觀察周圍的環境,不過這一看就讓雷托主祭大吃一驚!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