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笑傲仙緣>  第536章 自欺欺人

  當碧菡走進無影殿的時候,她發現殿中布下了一些不屬于紫虛宗而又非常精妙的陣法。
  這些陣法并不是攻擊型的,只是用來隔絕外界的窺視。
  根據紫虛宗的隱私條款,巡天殿只能顯示殿外的一切,殿內是無法窺探的。
  碧菡主宰雖然關注葉皓明數千年,今天之前,她也沒有發現殿內的陣法。
  碧菡主宰倒是沒有懷疑葉皓明,只是想多了解葉皓明一點,離開之前,偷偷里在臥室里留下了一只發釵。
  發釵當然不是普通的發釵了,而是一個傳音法寶。
  然后,她就聽到了振宇帝君的故事,也聽到葉皓明已經有四位夫人了,因為對她動了真情,不忍欺騙,打算向她坦白之事。
  碧菡主宰心情很差,也覺得自己眼光有問題,也太容易相信人了。
  守在山上默默關注了數千年,愛到不能自拔,也沒有葉皓明的當面表白,也沒問葉皓明是不是只愛她一個人。
  她覺得葉皓明的好,只是她自己想像出來的。
  她也問自己,如果一早就知道葉皓明已經有四位夫人了,還會不會和葉皓明在一起?
  碧菡主宰覺得自己肯定會猶豫,至于會不會接受,她自己也無法確定。
  因為她已喜歡了葉皓幾千年了,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了。
  如果葉皓明剛對她表白時,她直接問葉皓明有沒有妻子,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也沒數千年的越陷越深了。
  只是,葉皓明都已經有四位妻子了,竟然還向她表白?
  她覺得葉皓明真是渣男中的極品!
  而這個渣男中的極品竟然被她遇到了,她也真的莫名其妙地陷進去了。
  她只怪自己空活了數億個混沌紀,情商方面竟然是零,竟然這么容易就被騙了。
  她沒有報復的想法,也沒想過要手撕渣男,更沒有想過將葉皓明斃于掌下。
  她只是想自欺欺人,既然凌云、楚俊杰阻止葉皓明向她坦白,她就當不知道。
  她晚上還是依約去找葉皓明,既然已經是葉皓明的人了,就好好享受一下愛情的滋味了。
  早上離開時,她帶走了留下的發釵,并將之毀了,她后悔好奇心太重,毀掉了心中的那一份美好。
  回到碧菡宮后,她以巜煙鎖重樓》將偷聽到的那段對話封印了。
  她不記得葉皓明有四位妻子了,只記得葉皓明是她一個人的。
  碧菡主宰發釵的秘密,其實葉皓明早就被發現了。
  振宇帝君離開之后,在凌云、楚俊杰的強烈建議之下,葉皓檢查了一遍臥室,發現了碧菡主宰留下的發釵,也發現發釵其實是一樣竊聽法寶。
  無影殿很大,分很多個區域,毎個區域的陣法都是獨立的。
  發釵也只能竊聽到葉皓明臥室所在的區域,葉皓明自愿擔任殿衛的角色,才住在大門旁的房中。
  陳語嫣、小龍女、靈兒、秋海棠、火兒、獨孤小萱、九鳳等人住在遠離大門的另一個區域,有重重陣法阻隔,倒是不用擔心被發現。
  凌云、葉皓明、楚俊杰三人來到另個一區域,開啟大陣之后,商量應付之策。
  葉皓明嘆道:
  “我沒想到她會監聽我們,還好你們堅持讓我檢查。
  否則,我們的臥底計劃恐怕會徹底失敗了。”
  凌云說道:
  “你現在該考慮的是你有四位夫人之事,碧菡主宰已經知道了。
  如果她問起來了,你打算怎么說?
  如果她要見你四位夫人了,你打算怎么辦?”
  楚俊杰說道:
  “如果碧菡主宰要見你四位夫人,你要盡量以各種借口拖延。
  如果她們真的見面,肯定會穿幫的。”
  愁眉緊鎖,葉皓明說道:
  “大局未定之前,當然不能讓她們見面了。
  我還想請你們幫我演場戲。
  剛才,在你們的勸說之下,我決定暫時隱瞞。
  既然碧菡已經知道了,應該是你們被我說服,同意我向碧菡坦白。”
  商量完畢,三人再一次來到大廳。
  葉皓明開始深情告白了:
  “不行,我不能再騙碧菡,就算她生氣而不肯幫我,就算不能進入前三十名,我也要向碧菡坦白。”
  凌云、楚俊杰假裝被說服,不再試圖勸阻。
  為免引起碧菡主宰的戒心,大家假裝沒有發現臥室中的發釵。
  令葉皓明感到驚訝的是,他幾次想坦白,都被碧菡主宰打斷了。
  直到碧菡主宰離開,葉皓明也沒機會說,碧菡主宰也將發釵帶走了。
  葉皓明見碧菡主宰不想聽,也沒有再提那件事。
  三天之后,大家一起去碧菡宮接受碧菡主宰殘酷的訓練了。
  陳語嫣對自己的隱身能力比較自信,也隱身跟在凌云身邊,卻不敢帶其她人過去,以免暴露,小龍女、靈兒等人還是留在無影殿。
  可能因為葉皓明的關系,碧菡主宰毫無保留地將她的永恒之路展示給大家看。
  碧菡主宰的永恒之路雖然不適合凌云、陳語嫣,卻也讓兩人有所感悟。
  在碧菡主宰的功法室,凌云見到另外三位隊友。
  映燕帝君,一襲紅色衣裙,襯著白皙嬌媚的臉蛋,顯得格外的動人。
  智軒帝君、智辰帝君,相貌平凡,一襲灰衫,屬于放在人群中很難找到的那類人。
  凌云隱隱地覺得這三人不簡單,極有可能經過偽裝。
  碧菡主宰介紹大家認識了一番之后,對葉皓明說道:
  “每一隊七人,而你們只有四人,太吃虧了,我找他們過來湊人數的。
  憑你們七人聯手,進入前三十名肯定沒問題的了。”
  葉皓明笑道:
  “他們三人實力深不可測,絕不是普通的涅槃帝君。
  你找他們過來,是想助我們進入前三十名?
  這算不算假公濟私?
  我可不可以拒絕?
  我們想憑自己的實力進入前三十名,不需要幫手。”
  碧菡主宰清澈的眸子中透露出一絲笑意,道:
  “你就當他們是過來監視你們的,不可以拒絕。”
  映燕帝君、智軒帝君、智辰帝君仿佛沒有聽到碧菡主宰和葉皓明的對話,各自在研究功法。
  葉皓明、凌云、楚俊杰三人想起發釵之事,聽到碧菡主宰囗中的“監視”兩字,心中暗暗警惕。
  振宇帝君比較沒心沒肺的,他光明磊落,行得正,坐得直,全然不將此事放在心上。
  研究功法、論道環節是凌云、葉皓明、楚俊杰等人最喜歡的了。
  切磋環節是三人最不想面對的,碧菡主宰加上三位監視者的如矩慧眼在一旁虎視眈眈,三人害怕對方從功法中看出破綻。
  還好,幾人來到紫虛宗數千年了,對紫虛宗的功法頗有研究,直接用紫虛宗的功法,倒是沒有被懷疑。
  由于不敢放開手腳施展,三人表現得有點不盡如人意,甚至還不如振宇帝君。
  三人試圖認識一下智軒帝君、智辰帝君,趁機打探一下他們的來歷,兩智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
  三人也觀察過兩智,得出兩智是兩塊爛木頭,不可雕刻的結論。
  兩智和所有人都保持著距離,似乎打算永鎖孤心,三年不變,大家甚至懷疑這兩人是不是真人。
  三年過去了,紫虛會武之期終于到了。
  在這三年,碧菡主宰對葉皓明、楚俊杰、凌云等三人有點失望。
  以三人這三年的表現,不可能進入前三十名,在外力幫助下勉強進入前三十名,也肯定找不到永恒之路。
  怪只怪在四人八只眼的監視之下,他們實在放不開手腳,天天消極怠工,只等紫虛會武之中爆冷了。
  映燕帝君望向三人的目光充滿了鄙視,特別是對葉皓明,只當他是小白臉,軟飯王。
  葉皓明滿臉絡腮胡子,一對清澈透亮的眸子,襯以斜飛入鬢的劍眉,顯得不怒自威,英俊中帶點粗獷,無可否認,確實是挺有魅力的,卻也更符合軟飯王的人設。
  三年時間終于到了,紫虛會武正式開始了。
  碧菡主宰遞給七人各一枚令牌,笑吟吟地說道:
  “這一屆紫虛會武與往屆一樣,為期三個月,一樣是搶奪令牌,令牌被奪,則被淘汰,你們一定要好好保護你們的令牌。
  要想進入前三十名,必須要在三個月內搶到足夠多的令牌。”
  見大家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碧菡主宰也沒有多說廢話,直接宣布:
  “你們往令牌中注入靈力,就可以進入試煉之地了。
  我現在宣布,紫虛會武正式開始。”
  七人依言往令牌之中注入靈力,空間開始扭曲,景物變幻間,七人被挪移到一座山上。
  附近到處都是參加紫虛會武的弟子,還不斷有弟子在各處閃現。
  紫虛會武沒有名額限制,只要是涅槃帝君都可以參加,而那些認識的或不認識的也開始結盟了。
  映燕帝君見葉皓明站在山上,迎風而立,衣袂飄飄,放眼天下,躊躇滿志,似乎并沒有找人結盟的意思。
  冷哼一聲,映燕帝君提醒道:
  “軟飯王,你難道沒有想過找盟友?
  碧菡主宰不在,憑你這幾個人的實力,難道還想進入前三十名?”
  感覺到映燕帝君冰冷的目光,竟然叫他“軟飲王”,葉皓明受不了這種侮辱,心頭無名火氣,冷冷地說道:
  “我們不需要盟友,你如果怕死,你自己去找盟友。
  我提醒你一句,我是天刀帝君,并不是什么軟飯王,你下次說話注意點。”
  在碧菡殿,葉皓明一直感覺映燕帝君對他充滿了敵意,聽她說出“軟飯王”,總算是知道她真實的想法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葉皓明很生氣,直接懟了回去。
  映燕帝君叫葉皓明軟飯王,除了因為他得到碧菡主宰的照顧之外,還因為他在切磋之中的表現實在是太差勁了。
  她覺得葉皓明配不上碧菡主宰。
  而現在,她竟然聽到葉皓明說不用找盟友,還叫她走,她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了。
  因此,映燕帝君輕蔑地說道:
  “我們三人奉碧菡主宰之命助你們進入前三十名,你竟然敢叫我們走?”
  葉皓明說道:
  “我只是叫你走,兩智沒你這的么聒噪,他們走不走,好像不關你的事。”
  映燕帝君雖然主要針對的是葉皓明,以她這三年的表現,以及眼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輕蔑,也是當凌云、楚俊杰是那種窮親戚了。
  在碧菡宮,映燕帝君不敢直接說,只是以臉上豐富的表情表達她的輕蔑以及鄙視。
  今天,沒有碧菡主宰在旁,山高皇帝遠,映燕帝君的尾巴終于翹起來了。
  不管是報復以前被輕視,還是因為朋友受辱,凌云、楚俊杰都不能袖手旁觀。
  凌云說道:
  “你真的沒有必要留在隊伍中,你看山下那個隊伍順眼點,你就去吧。”
  楚俊杰說道:
  “我們真的不歡迎你,你還是請吧。”
  振宇帝君也譏笑道:
  “我后宮中如果有你這種貨色,肯定早就打入冷宮了。
  快滾吧,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
  映燕帝君原本像一只驕傲的孔雀一樣,頭仰得高高的,冰冷的眸子中滿含輕蔑嘲諷之意。
  聽到四人都趕她走時,眼眸中的凜厲殺意越來越濃,似乎隨時可能暴起。
  待四人說完后,映燕帝君眸子中的殺意慢慢變淡,竟然神奇地笑了,道:
  “大家是一隊人,肯定是不能分開的了。”
  葉皓明說道:“我們的隊伍不需要你。”
  映燕帝君被四人反唇相譏,原本想掉頭就走的。
  可是,她此行帶著任務而來,不是她想走就能走的。
  因此,她換上一副笑臉,襝祍一禮,嬌笑道:
  “天刀大哥,是小妹不對,我向大哥道歉了,小妹孤苦無依,還需要仰仗大哥,希望大哥不要怪小妹不懂事。”
  葉皓明不為所動,冷冷地說道:
  “我們隊伍里不要廢物。”
  映燕帝君臉上綻放出甜美的笑容,明亮的雙眸充滿諂媚的笑意,道:
  “小妹不是廢物,小妹愿做先鋒,有敵人來了,小妹第一個沖出去。”
  葉皓明原本還想拒絕的,只是怕她臉上的笑容會變得更加的令人毛骨悚然,道:
  “隨便!”
  映燕帝君蓮步輕移,來到葉皓明身前,媚笑道:
  “天刀大哥,你累不累?需不需要小妹為你錘背?”
  映燕帝君的媚笑之中帶著一絲淡淡的殺意,手中銀光一閃,面現驚容,眸中光芒迅速黯淡。
  出手的是凌云,在映燕帝君想偷襲葉皓明的那一刻,凌云出手了,一劍斬斷了映燕帝君所有的生機。
  他用的是巜紫虛劍訣》中的一式極簡單的招式,只是出手速度比較快而已。
  “其實,我們比較擅長殺人,切磋時需要手下留情,我們表現得確實是有點差。”
  凌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漆黑的眸子中閃爍著凌厲的光芒,盯著一旁的智軒帝君、智辰帝君。
  是解釋、也是警告,以凌云對映燕帝君出手的狠辣無情,兩智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們稍有異動,恐怕也會變成下一個映燕帝君。
  振宇帝君一直覺得凌云等人在碧菡宮的時候沒盡全力。
  畢竟三人曾經拜訪或挑戰過半山所有的涅槃帝君。
  凌云的驚艷一劍,印證了振宇帝君的猜想。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