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一品修仙>  第七八二章 戰略性撤退,賬還你了

一品修仙 第七八二章 戰略性撤退,賬還你了

    秦陽揉著腦袋,忽然覺得,自從中了枯心咒之后,他考慮事情到底還是不太周全了。
  
      他還真沒想到,老皇帝竟然如此果斷,直接自裁了。
  
      之前在大燕祖庭的時候,見到那四位皇室成員所化的翁仲甲士,甚至還猜測第四位翁仲甲士,就是上一任大燕的皇帝。
  
      也有猜測,這四尊翁仲甲士,有可能都是老皇帝親手煉制出來的。
  
      那個時候,就應該繼續往后想,應該也能推測出來,老皇帝自己,肯定也可以將自己煉成翁仲甲士。
  
      就算是用幾十件道器級別的祭器,施以祭天之法,能截斷老皇帝身為大帝時,調動神朝之力的能力,讓其再也無法茍延殘喘,只能駕崩。
  
      也無法阻止,老皇帝死后化作翁仲甲士,可以繼續借用神朝之力。
  
      事情有點麻煩了啊。
  
      不死不滅,不知疲倦,不知傷痛,悍不畏死,境界已經超越法身,直奔道君而去,甚至還有意識的翁仲甲士,戰斗的時候,能發揮出的實力,絕對超過同級別的修士。
  
      單打獨斗的話,除非冒著引下天劫的危險,才有可能贏。
  
      否則的話,秦陽自忖不是這老東西的對手。
  
      秦陽正想著呢,心中響起了敲門聲,一種難以抵抗的龐大撕扯力,將他強行撕扯了回了七彩砂礫里。
  
      “你干嘛?”
  
      “你也應該知道,不是所有的事,都能兵不血刃的謀劃到的,現在是真正拼硬實力的時候了,戰斗歸我。”
  
      殺手秦陽仗著黑白世界,遠比七彩砂礫內的世界強大,強行上線。
  
      眼睛一閉一睜,秦陽的眼神,便變得淡漠無情,身上逸散出來的力量,都被強行掌控,一分一毫的外泄都沒有。
  
      海眼里的魔氣如同潮涌,瞬間充斥身體內外,秦陽的眼白,飛速的化作了黑色,頭發自動長長,體表也開始浮現出一道道魔紋。
  
      黑氣涌出的瞬間,便化作黑色的火焰,籠罩他的身體,頭頂上一圈光環浮現出來。
  
      乍一看,跟村口特效拉滿的殺馬特似的。
  
      化作入魔形態,秦陽體內的氣血,再次燃燒,龐大的氣血,肉身已經壓制不住,化作血焰噴涌而出。
  
      霸王卸甲第五層。
  
      完成狀態加持的瞬間,秦陽的氣息已經從法相一路飆升到法身,每一息的力量消耗,都已經足夠讓同級別的修士臉色發綠。
  
      就在這時,已經果斷秒殺了太子的老皇帝,冷眼瞥向祖廟,一手捏印絕,一手化掌,一掌拍出,死氣凝聚,化作一枚通體烏黑的遮天大印,向著祖廟落下。
  
      大印尚未落下,那可怕的威壓,已經如同一座山脈落下,祖廟的防護陣法、禁制,被威壓強行震的變幻了形狀,不過一瞬,便轟然崩碎。
  
      無形的沖擊轟然落下,祖廟在瞬間被震成了齏粉。
  
      漫天齏粉,被余波裹挾,化作肉眼可見的沖擊波,祖廟周圍十數里,被沖擊波掃過之后,只留下一片平地。
  
      若非此地乃是大燕神朝的都城,大燕的神朝之力最強的兩處,各種防護,各種禁制,經過數以萬年的加持,早就密密麻麻如同玄鐵蛛網,僅僅只是余波,就能將半個都城夷為平地。
  
      秦陽所站的地方,空間都已經被扭曲,陣陣褶皺,如同漣漪蕩開,存在其中的東西,除了秦陽之外,哪怕是最細小的沙石,也被研磨成看不到一丁點顆粒感的粉塵。
  
      秦陽抬起頭,看著落下的烏黑大印,上書兩個大字。
  
      大難。
  
      濃重的霸道殺機,充斥其中,死氣再加上神朝之力,化作一力降十會的無匹偉力。
  
      大難臨頭之時,避無可避,除了硬扛,別無他法。
  
      秦陽的瞳孔化作十字,瞳仁周圍出現一圈銅環,眼中倒映出的烏黑大印,被一層一層的剖開解析,最后化作一個框架構成無數符文,還有死氣、神朝之力。
  
      秦陽身披白蟾衣,同樣能借用到一點神朝之力,在神朝之力的加持下,他先追尋到大印里的神朝之力的變化規律。
  
      再剖析死氣的變化,洞穿符文的構建,再從整體上,判斷出這個大印最薄弱的地方,如何化解,如何抵擋。
  
      當這個解析的過程,開始的一瞬間,瞳孔中倒映出現的景象,便被加速了無數倍。
  
      眨眼間,大難黑印,距離秦陽的頭頂,已經不過丈許之地。
  
      這時,秦陽單手握拳,體內所有的力量,匯聚到拳頭上,黑雷、魔火、真元、黑手之力……
  
      嗡的一聲清響,秦陽周身被鎮壓的空間,被拳頭上浮現出的一股力量,強行撐開。
  
      秦陽屈膝弓背,藏拳于身,而后一拳對著頭頂轟出。
  
      “神通,雷火。”
  
      轟的一聲巨響,驚雷在大地上炸開,黑雷與魔火匯聚,加上最純粹的肉身之力,一次性在一點爆開。
  
      而那一點,正好就卡在了大難黑印內諸多變化的關鍵節點上。
  
      秦陽的右臂骨骼表面,冰裂紋路浮現,肌肉寸斷,骨骼崩碎,眨眼間,右臂便似軟面條似的,軟軟的耷拉下來。
  
      而頭頂落下的大難黑印,也懸在那里不動了。
  
      “咔嚓……”
  
      脆響浮現,被秦陽一拳轟中的地方,雷擊紋飛速的浮現,擴散到整個大難黑印。
  
      “咔嚓……轟!”
  
      大難黑印轟然崩碎,化作一片灰黑色的霧氣。
  
      秦陽伸出左手,凌空虛握,這團灰黑色的霧氣,便化作龍卷形態,被他吞并,灌入海眼里封存起來。
  
      同時,龍血寶術催動,骨骼碎成碎石渣,肌肉絲絲寸斷的右臂,也開始了急速恢復的過程。
  
      秦陽凌空踏步,拾階而上,走到跟老皇帝可以平視的地方,眼神淡漠的看著老皇帝,心中飛速的推演,如今的老皇帝還有什么手段,化作翁仲甲士之后,會損失什么,帶來什么新的手段,如何才能將其擊殺。
  
      而老皇帝,冷眼看著秦陽,好半晌之后,才緩緩道。
  
      “大嬴果真是得天之眷,天才俊杰,層出不窮,如此年輕,便能發揮出法身的實力,又有如此奇法,能斬朕的帝位。”
  
      秦陽一言不發,靜靜的看著。
  
      推演得出結論,跟之前一樣,他一個人殺不了這位已經不是大帝的老皇帝。
  
      拼的兩敗俱傷,讓漁翁得利,劃不來。
  
      若事不可為,直接跑路。
  
      老皇帝有膽子,就追到大嬴來,屎花子不給他打出來,都算他肚子里干凈。
  
      而且,如今的情況,在這里交手,對老皇帝有大利,都城的神朝之力太強,先退出都城再說,是戰還是撤退,都很有利。
  
      恩,沒錯,戰術性撤退。
  
      秦陽頭頂的元磁神環緩緩的擴散開,周身魔火燃燒,黑雷不斷的涌出,在周身化作一個個雷圈緩緩轉動。
  
      秦陽眼睛驟然閃過一絲寒光,氣勢被催發到極致,周身的黑雷瘋狂的旋轉。
  
      老皇帝伸手虛抓,準備先下手,秦陽的實力遠超他的預料。
  
      然而,誰想當秦陽氣勢催發到極致的時候,他的身形,忽然化作一道電光,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長長的電痕,人已經在瞬間沖破了阻礙,消失不見。
  
      老皇帝萬萬沒想到,秦陽那一臉平靜,眼神淡漠,怎么看都是要憋大招的家伙,竟然跑了!
  
      老皇帝一怔之后,冷笑一聲,遠遠的瞥了一眼太孫府和云親王府,一步跨出,人也同時消失在都城內。
  
      云親王府。
  
      云親王臉上對于秦陽實力的驚嘆還未消散,便在瞬間化作了愕然。
  
      “這……”
  
      念頭一動,云親王一步跨出,出現在太孫府的上空。
  
      皇太孫也凌空而立,站在那里。
  
      二人對視了一眼之后,皇太孫深深的看了云親王一眼。
  
      “原來是你做的。”
  
      “誰做的,已經不重要,老皇帝壽元耗盡,消耗國運,逆天而行,再這么下去,對我們誰都沒好處,如今他駕崩,卻化作翁仲甲士,依然不甘心退位。
  
      我不會放任這件事繼續下去,弒君之名,與我而言,也并無大礙。”
  
      云親王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他才不在乎名聲,也不在乎其他,只要能達到最后的目的。
  
      秦陽已經做了他說的事,剩下的事,就不是秦陽應該做的,而是他應該做的。
  
      皇太孫總想得漁翁之利,卻不知道,這世上,看的終歸開始誰的拳頭大。
  
      等到徹底解決了老皇帝,那個時候,沒了老皇帝在上面壓著局面,他有半步道君的實力,又有弒君而上的兇名加身。
  
      而皇太孫卻差得遠,他什么都不敢做,到了那時,他已經不足為慮,不能成為阻礙了。
  
      皇太孫站在原地,面色變幻,他也明白這點。
  
      如今已經不是拼其他了,太子已死,現在是最簡單粗暴的階段,拼實力。
  
      思忖良久之后,皇太孫也化作一道遁光沖了出去。
  
      ……
  
      云親王追著老皇帝而去,等到都城內,經歷了最初的死寂和驚愕之后,喧囂重新沖上云霄的時候。
  
      秦陽消失的地方,浮現出一絲漣漪,秦陽面無表情的從虛空中走出來。
  
      搞那么多虛頭巴腦的特效,當然不是為了擊穿大燕都城的防護逃走,而是為了配合虛空真經,擊穿虛空,遁入虛空之中隱匿。
  
      在大燕的地盤,被大燕的老皇帝親自追殺,他可未必有機會能逃到大嬴。
  
      他也不想成為一個被追殺的靶子,把仇恨全部拉到自己身上,實屬不智之舉,假裝逃走,再回頭伺機補刀,才是正途。
  
      走出虛空之后,秦陽一個閃身,落在了城中,身型樣貌,不斷的變化,化作一位城衛軍大將。
  
      一步疾行到一座城門口,這里也已經亂做一團,想要出城的人,這會兒特別多,各方勢力,誰都沒料到今天出的事。
  
      人群喧鬧中,秦陽直接撥開前面的人,沖到了最前面。
  
      守城的將士,一看他們的頂頭上司,面無表情的沖出來,頓時打了個寒顫。
  
      秦陽什么都沒說,守城的將士便連忙打開了禁制,讓秦陽出城,問都不敢多問一個字。
  
      這種時候,稍稍多嘴一句,可能就會惹來殺身之禍。
  
      出了城池,秦陽一路向南而去。
  
      老皇帝和云親王都是向這邊去的。
  
      一路飛遁了不過三個時辰,便感覺到前方有交戰波動傳來,滔天死氣,化作天空中的黑云,相隔數千里都能感知的一清二楚。
  
      秦陽放慢了速度,慢慢的靠近過去。
  
      ……
  
      漫天死氣充斥著天地之間,一身銀白的老皇帝,凌空而立,他的胸口,凹陷下去一大塊,三千銦泛著漣漪,慢慢的重新匯聚過來,將他的胸口恢復原樣。
  
      星輝倒灌而下,刺穿了黑云,化作一根巨大的光柱,天空中,北斗九星圖浮現,漫天殺機,伴隨著濃重的死亡氣息降落。
  
      云親王同樣凌空而立,遙遙望著老皇帝。
  
      “朕已經允諾你繼承帝位,你竟然還敢如此!”老皇帝冷眼看著云親王,眼中殺機浮動。
  
      “你只是想要一個對你有利的局面而已,如今再說這些,也無益處,你已經死了,便去你該去的地方。”云親王不為所動,念頭愈發堅定。
  
      “亂臣賊子。”老皇帝再次冷喝一聲。
  
      他的身后,一扇烏門驟然出現,大門緩緩打開。
  
      遙在都城北萬里之遙的祖庭。
  
      四方石柱的中間,一扇烏門從地下升起,烏門緩緩的打開。
  
      一位位皇族所化的翁仲甲士,驟然睜開了眼睛。
  
      他們眼神空洞,走下了石柱,走入了烏門。
  
      同一時間,老皇帝身后的烏門里,四位皇族所化的翁仲甲士,走了出來。
  
      走出來的瞬間,他們的氣勢便已經攀升到了極致。
  
      哪怕此地不是祖庭,也不是都城,里面最弱的先太子,氣勢也已經到了法身。
  
      剩下兩個,也都到了法身后期。
  
      最后一位,從來沒睜開過眼睛的翁仲甲士,睜開眼睛之后,眼眶內卻是空洞一片,連眼球也沒有了。
  
      但他的氣勢,反而是最強的,一點都不遜色與如今的老皇帝。
  
      一時之間,五位皇族翁仲甲士,兩個半步道君,三個法身。
  
      而云親王,縱然也有半步道君的實力,可他終歸只有一個人。
  
      正在這時,遲遲趕來的皇太孫,也化作一道遁光落下。
  
      皇太孫落下之后,第一時間看向云親王。
  
      “合力出手,最后誰擊殺已死的昏君,誰繼承帝位,如何?”
  
      “好。”云親王沒什么猶豫,直接應下了。
  
      大戰一觸即發,四位翁仲甲士,也一起抬起了頭,他們的面容,也忽然變得清晰可見。
  
      “父親!”皇太孫驚呼出聲。
  
      瞬間,先太子所化的翁仲甲士,便化作一道殘影,一掌轟到了皇太孫的胸口。
  
      皇太孫化作殘影,倒飛了出去,而另外一位翁仲甲士,緊隨在先太子身后,追上了心神失守的皇太孫,正要將其一擊斃命的時候。
  
      這位翁仲甲士身后,秦陽無聲無息的出現了。
  
      他的一只手臂箍著翁仲甲士的脖子,一只箍住對方的身體,身形驟然暴漲三寸,手臂也變粗了一倍,頭頂的元磁神環,化作一圈光環落下,配合身體,強行將這個翁仲甲士困住。
  
      這翁仲甲士的七竅內,三千銦不斷的噴涌而出,伴隨著元磁神環急速旋轉。
  
      肉身強橫無比的翁仲甲士,掙扎著揮動手臂,扭轉到身后,插入到秦陽體內,將他的肋骨都扯出來好幾根。
  
      秦陽面無表情,加速了抽取三千銦。
  
      等到所有的三千銦,都被強行抽出之后,技能有了反應。
  
      瞬間超度。
  
      丟下尸身,秦陽將這種高質量的三千銦收起來,面無表情的將肋骨,還有被扯出體外的腸子塞回去,催動秘法恢復。
  
      同時,瞥了一眼先太子所在的地方,自言自語道。
  
      “賬還你了。”
  
  

竞速娱乐VR幸运赛车